大热!首只“A+H”疫苗概念股 这家企业登陆科创板还差最后一步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0-07-03

就如两三个月前从疫情肆虐的美国归来的莘莘学子,网易(NTES)决心要回家了,二次上市地点选择了香港。 5月29日,港交所披露了网易通过聆讯后的招股说明书,这也意味着网易插队京东(JD),引领股票000636

大热!首只“A+H”疫苗概念股 这家企业登陆科创板还差最后一步股票000636

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各国苦不堪言,新冠疫苗成了希望担当,也自然成为大国之间角逐竞赛的重磅产品。

近日,国内疫苗概念股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康希诺,股票代码06185-HK)再发新冠疫苗研制动态,称产品已被军方定为特需药品。

莫非新冠疫苗要出炉?奇怪的是利好当前,为何公司股价不再有“应激”反应?

新冠疫苗成军队特需药品

6月29日,康希诺公告称,公司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Ad5-nCoV”)已于6月25日获得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颁发的军队特需药品批件,有效期一年。

这应该算是新冠疫苗重磅利好消息,是否意味着康希诺研制的这款疫苗已经可以投入使用?

但奇怪的是,二级市场并未给予这个消息报以股价上涨的利好。相反公司股价还在6月30日收盘下跌2.37%。

Ad5-nCoV是康希诺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联合开发。此前两家还联合研发了埃博拉疫苗。

根据公告,Ad5-nCoV的I期及II期临床试验已在中国开展,并于2020年6月11日完成II期临床试验揭盲。

临床试验数据证实该款疫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及较高的体液免疫及细胞免疫应答水平。总体试验结果表明,Ad5-nCoV具有预防由SARS-CoV-2引起的疾病潜力。

公司表示,根据有关规定,Ad5-nCoV现阶段仅限军队内部使用,未经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批准,不得扩大接种范围。

被批准特需使用,并不代表可以广泛使用,也为实现商业化,这或是造成公司股价未能受到刺激上涨的主要原因。

另一点重要原因,康希诺股价已经作为新冠疫苗概念股涨了将近4倍。

Wind数据显示,公司股价已经从2019年12月20日的55.10港元,涨至历史最高价285.80港元,后又经历小幅下滑,至2020年6月30日收盘价213.80港元。

二级市场很HIGH,又与军事医学科学院有瓜葛,康希诺究竟是何方神圣?

未盈利生物公司,因埃博拉与军事医学科学院结缘

康希诺从事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商业化,公司于2009年注册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2019年3月在香港上市。

作为港股第一疫苗股,康希诺拥有强大的投资方。据企查查显示,公司背后投资方有礼来亚洲基金、启明创投、达晨创投、歌斐资产等。

只不过从2009年成立到现在,公司尚无疫苗产品实现商业化销售,更未实现销售收入。

公司研发管线产品较为丰富,涵盖预防脑膜炎、埃博拉病毒病、百白破、肺炎、结核病、重组新型冠状病毒(腺病毒载体)等13个适应症的16种疫苗产品。

其中预防脑膜炎的MCV4和MCV2进展较快,已经于2019年提交NDA申请。

但中国市场该类疫苗已经较为普及,且保持一定竞争格局。

中国已上市的MCV2产品生产商有智飞绿竹、沃森生物、祥瑞生物、罗益生物。从公司招股书给出的数据看,这些都是老厂商,2014年就已经具有稳定规模。

此外,武汉生物制品所、欧林生物、华兰生物、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成大天和生物的MCV2和康希诺一样处于在研阶段。

MCV4虽然国内尚未有上市产品,但除康希诺以外,民海生物、智飞生物、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和沃森生物均有在研MCV4疫苗。

除MCV4和MCV2这两款商业化较快的产品,以及被定为应急使用的埃博拉疫苗外,康希诺其他疫苗产品均处于临床研究阶段。也就是说康希诺是一家尚未盈利的生物公司。

Wind数据显示,2016-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约为0亿元、0亿元、0.03亿元、0.02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约0.58亿元、0.73亿元、1.28亿元以及1.56亿元。

研发漫漫无期,亏损一直持续。成立6年后公司机会很快就来了。

2014年非洲西部爆发埃博拉病毒疫情,由于康希诺拥有当时国内唯一的腺病毒载体平台,成功得到参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合作研发和生产抗击埃博拉的疫苗的机会,其命运也由此转变。

双方研制的埃博拉疫苗率先在康希诺研发管线脱颖而出,在2017年在国内获有条件批准,不过仅供应急使用及未来国家储备安排。

未来公司需要根据国家特别需求安排生产,预计不会成为未来业绩主要来源。

除该款疫苗外,全球范围内仅有默沙东的埃博拉疫苗Ervebo通过欧盟和美国FDA审批,俄罗斯Gamaleya Research Institute的GamEvac通过俄罗斯审批。

此番新冠疫情,双方再续前缘,又“抢跑”新冠疫苗。乘着这股东风,康希诺在港股上市不到一年,又向科创板递交上市申请。

苦等注册结果,新冠疫苗商业化存疑

康希诺于2020年1月向科创板递交上市申请,并于4月30日成功过会。

就当大家对这支概念性十足的“港股+科创板”疫苗第一股报以希冀时,康希诺却在5月9日提交注册后,一直苦等注册结果。

科创板提交注册过去近2个月却无进展,因疫苗大红大紫的康希诺似乎正在被科创板冷落。

期间上交所对康希诺招股书提出多项质疑。例如在研管线中哪些产品属于发行人核心产品,MCV2和MCV4最新申报是否遇到实质性障碍等。

尤其是新冠疫苗研发失败风险,以及对康希诺业务影响等。

对此康希诺回复称,若新冠疫苗研发失败则不能为公司带来收益。另外,即使研发成功,产品商业化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有可能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要贡献。

作为新冠疫苗概念股,假始公司新冠疫苗在未来商业化方面存疑,这让近一年来翻了5倍的股价情何以堪?

不禁又让人想到公司被“封存”的埃博拉疫苗。此次新冠疫苗仅作为军方使用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这方面的考量。

但和埃博拉不一样,新冠疫情持续在全球发酵,并在国内部分地区仍挥之不去。我们有理由相信,一旦时机成熟,康希诺的新冠疫苗商业化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就像现在的新冠检测试剂盒一样,在需要群体检测的北京及河北地区热得很,很多医院都预约不上。

不过仍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公司新冠疫苗商业化成功,但相信也会面临一场白热化的竞争。

康希诺招股书显示,目前国内外有多家生物技术公司、研究机构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例如美国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的疫苗Mrna-1273在2020年3月开始I期临床试验。

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研发的新冠疫苗也将于2020年4月开展I期临床试验。

国内方面,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灭活疫苗也陆续获批进入临床。

面对日益庞大的感染人群,和急于回归正常生活的客户群来说,这点竞争不算啥,公司疫苗依然有市场。

但这都是后话,在上交所的步步问询下,康希诺还透露一个破不利的信息。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在研产品进度预计将发生推迟。

其中公司进行开展临床试验的产品婴幼儿用DTcP加强疫苗、PCV13i、PBPV临床试验进度推迟。

部分产品上市进度退市,可能会推迟公司实现盈利时间、影响公司业绩表现及估值。

此外,公司的原料采购、生产线建设、临床前产品研发工作和日常运营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目前仍未完全消除。

可见除了新冠疫苗利好之外,康希诺目前还面临一些困难,公司能否与众企业赛跑,拿出新冠疫苗“王炸”,以及能否借疫苗概念股大热之际登录科创板,仍是悬念。

作者:李莹

股票000636 原标题:知临集团与港大达成协议为新冠病毒候选药物进行临床前试验 【财华社讯】知临集团(纳斯达克代码:APM)宣布正与位于多伦多的Covar医疗合作,并与香港大学微生物系达成协议,在为合适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